赵丽颖

欢迎来到赵丽颖 网站地图 sitemap
赵丽颖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dongguankaisu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中国必定完全统一日本祈愿风筝恐怖
赵丽颖中国必定完全统一日本祈愿风筝恐怖
2021/03/30 来源:赵丽颖
    王明发的一句话一个电话给两个人带来了困惑。

    一句话张凡好吃,让硕大的杨老板心里开始琢磨,原本准备的礼物也拿不出去手了。要是张凡知道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大呼一句,可惜。

    所谓好吃,可不是找个上点档次,找个会所安排几个模特能解决的事情,必定是在饮食上有过人之处的,其实这把张凡想高端了。

    张凡工作量大,耗费体力,所以在老王看来是能吃,说好吃,一是显的和张凡关系贴的近,二呢也是文雅一点,总不能说张凡饭量大吧。

    不过在他看来张凡还真没啥爱好。

    一个电话呢,是给自己老婆带来了困惑。当年她在茶素医院的时候,熬夜值班,有时候连轴转的时候也多的很。

    一个三十六小时下来,都能脱层皮,皱纹增加的都让小姑娘老几岁。当年总是幻想着自己能找个稍微富裕点的,或者找个有点能量的老公到时候好换个工作。

    结果,没想到现在直接能算是财务自由了,起床起来,做饭有阿姨,收拾房子有保姆,自己就负责貌美如花了,真是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且,以前是个小护士,别人客气了称呼一句护士,不客气了就是一声:喂!打针的。

    而现在呢,老公同事请吃饭,嫂子前嫂子后,嫂子皮肤真漂亮!

    真是有种人上人的感觉。可人好像是贱皮子一样,以前做梦都想脱离的工作,现在经常都会在梦里回到当年的那个医院,回到当年的岗位。

    还特清晰,怎么穿线,怎么递手术刀都梦的一清二楚。

    梦醒以后,也会自我嘲笑一下。

    其实,说不想念是假的,当年累是累,可充实啊刺激,而且还有一种现在别人巴结不出来的成就感,但是让她真回去,估计也是不会的。

    当自家老公打来电话说张凡来首都,还要邀请张凡吃饭的时候,她着急了。

    当年的同事啊,做梦都梦到的同事啊!拿着水蓝色鸽子蛋大的宝石项链,带上晃眼的白金钻石,穿上一身格外显身材的晚礼服,然后在穿上镶了一鞋梆子的水钻高跟鞋,刹那间一副贵妇的姿态就出现了。

    然后在镜子里不停的比划,比划着比划着,她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这是怎么了?”

    是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感觉好陌生。

    然后脱去昂贵的装饰品,换上领口带着一丝蕾丝的白衬衣,既显的略有气质还不单调,再穿上水洗的蓝色牛仔裤,脚上玻璃般透明的丝袜,脚下换上一个不高也不低的敞口高跟鞋。

    再略微画一个淡淡的淡妆!还是当年的那个护士,还是当年那个救死扶伤冲在第一线的那个护士,骨子里就没变!

    ……

    “张院啊!我老王啊,忙不忙啊,我在茶素呢,请我吃顿饭吧。”

    老王挂了老婆的电话就给张凡打电话。

    张凡一听,就知道老王这是挑理了。

    “王总,哎呀,您就别逗我了,我们这次是来做手术的,一个团队,人多,就没好意思打搅你。我的错,我的错,老哥哥别生气!”

    “哈哈,哪能,我知道你忙,这不是听说你忙完了才给你打电话吗,你一来首都我就知道。我老婆都知道你们来了,都快疯了。

    晚上别安排,我招呼咱茶素人民!不管多少人,张院带来的人,越多我越高兴!”

    老王进了家门,在来的路上想着怎么劝说自己老婆低调一点,按他的想法要是没这几十年的职场生涯,他也一样会在以前的同事面前显摆。这种锦衣夜行,富贵不还乡,绝对是不可能的,怎么也要略微显摆一下。

    可张凡不是一般人啊,不是一般的医生,不是一般的边疆院长啊,得低调啊。虽然宠爱自己的年轻老婆,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结果,进了门,看到自己的老婆,平平常常就如当年自己动心生情的样子。就如拉着他的胳膊,焦虑的喊着:“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他的心都酥软了!越是觉得自己亏欠了人家!越是觉得自己这么大的一朵海棠花有点配不上人家。

    这才是高手!

    故宫里面,张凡看的挺无聊。人山人海不说,里面盛放的东西,他怎么都看不出来价值连城来,也就是一些纯金的玩意挺诱人!

    薛晓桥做为土著,带着一帮人在故宫里显摆,好像这是他家一样。

    一群土货也是没见过世面的,“天啊,就这一个盘子能值好几千万啊!”

    “天啊,快看快看啊,这个棒棒上面镶嵌了这么多的宝石啊,我的天啊,这么大的宝石!”

    巴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看着人家的如意恨不得把宝石给掰下来。

    张凡自觉自己是个俗人,没想到这帮人也文雅不到哪里去。

    逛了一天腿都细了。做手术都没这么累,幸亏老王的电话救了命。

    “好了,好了,赶紧回酒店收拾一下!”张凡话还没说完。

    几个女士不乐意了。“张院,我们还没逛商场呢!”

    “就是,我要去买衣服。”

    “我上次来进修,就没好好转过首都!”

    也不知道男女构造到底哪里不同,她们难道脚不疼腿难道不酸吗?

    真的是要了亲命了!

    “行了,行了,明天还有时间,到时候你们自己逛。王凤记得不?她和她老公要请咱们吃饭!”

    “王凤?以前手术室的那个王凤?”护士长问了一句。

    “是啊!你还在首都认识哪个王凤啊!行了,赶紧回!”

    真的是煎熬,回酒店张凡都觉得自己脚大了一号。

    要是逛街能让什么大一号,估计男人才会爱上逛街吧!

    酒店里,几个女的洗完澡收拾了一下,就嘀咕:“护士长,我穿这样行不行啊,王凤会不会瞧不上咱们了!”

    “行了,你是不是想现在出去买套皮大衣穿上啊!”护士长瞅了一眼巴音。

    护士长嘴里这样说着,其实心里也挺在乎的,生怕被当了官太太的王凤看不起。人和人还是有比较的,当年她们三个跟着张凡出了趟国。

    这才多久,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王凤和王明发,双王请客,也没去什么传说中的私人会所,就在烤鸭店约了一个大包厢。10年的烤鸭名气还是挺大的,这个包厢老王都是托关系才预定上的。

    老王让单位的一辆大客车专门带着他们两口子专门来酒店接张凡他们。

    一见面,护士长的担心,巴音的忧虑彻底烟消云散了,王凤还是王凤。

    这下,激动,三个女人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抱在一起,跳、喊!都不知道怎么表达情绪了。

    王明发看着老婆,笑着和其他医生打招呼。

    电话里没埋怨,可见了面,老王就开始了:“来首都也不和老哥哥联系,哎,我就伤心啊!”

    张凡作揖赔礼。

    几句话,老王让大家久未见面的陌生感一下子就消失了。

    这是真本事!

    几百一只的鸭子,张凡也没吃多少,味道怎么说呢,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味。

    不让老公喝酒的王凤醉了!巴音也醉了,姑娘嘹亮的嗓音让首都人民见识了一下边疆人民的豪放。刚开始老王没喝多少酒,因为张凡他们都不喝。

    结果到后面,老王让护士长和巴音给灌了不少。“你不能欺负我们凤,你知道吗,我们凤在医院是最漂亮的,是院花!”

    这就是同事之情,这也只有在无数次各种救援抢救中才能培养出来的战友情。

    老王没醉之前把正事给张凡交代了一句。他的意思是,想去就去,别勉强,我和对方关系也一般。

    估计这就是老王,这就是不上不下的官僚脸。给人拍着胸脯答应了,到了这面又不忘做好人。

    一个好处卖两家,这老男人真的是读透了职场三味。

    对于人家邀请,张凡也答应了。反正这几天也不回去,别人又不找他开条子,了不起就是看病做手术,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第二天傍晚,老王带着一水的黑奔驰来接张凡他们。

    “我去,领导就是领导,这待遇!”

    张凡笑着打趣老王。

    “嗨,这是人家主人弄的。他在饭店恭候!”

    一行人坐着车,朝着目的地出发。在首都,按地界,不是所有的胡同院子都能卖几十个亿。可这次到了目的地,张凡这种没什么见识的,都知道,这地方不简单。

    门口两个狮子,一边的狮子嘴里含着一个小狮子,一边一个含着一个石头球,也不知道什么讲究,也不知道怎么放进去的。

    朱红色的大门看着就给人一种气派的感觉。硕大的宫灯已经亮了起来。门口站着一位很年轻但看着好似不太像是华人的男性。

    老王给张凡介绍:“这就是杨老板!”

    年轻人赶忙上来握着张凡的手,“张院幸会幸会啊,久闻大名,今天略备简餐,不到之处请多多包涵!”

    几句话说的张凡都不好意思说普通话了。门口只知道院子很牛逼。

    进了门,里面的花园假山格外的别致,特别是花圃里的兰花,估计都能换张凡的酷路泽,不过张凡认不出来,还以为牵牛花呢!

    院子里穿梭着身着宫廷服装的女***员,恍然间的不知道以为自己进了宫!

      <code id='9c59d'></code><style id='69726'></style>
    • <acronym id='5766f'></acronym>
      <center id='b8a81'><center id='40564'><tfoot id='55679'></tfoot></center><abbr id='e0887'><dir id='26946'><tfoot id='5e6d7'></tfoot><noframes id='77b2d'>

    • <optgroup id='048ff'><strike id='7f912'><sup id='55c16'></sup></strike><code id='5cfcb'></code></optgroup>
        1. <b id='13b1b'><label id='a7aef'><select id='6515e'><dt id='efccf'><span id='74fab'></span></dt></select></label></b><u id='fcd4a'></u>
          <i id='12d30'><strike id='601b2'><tt id='3a8cc'><pre id='c1aa4'></pre></tt></strike></i>

              <code id='112b3'></code><style id='911ee'></style>
            • <acronym id='79d53'></acronym>
              <center id='2d0ad'><center id='f0837'><tfoot id='26e6d'></tfoot></center><abbr id='ae78c'><dir id='caf27'><tfoot id='3e3c4'></tfoot><noframes id='268a1'>

            • <optgroup id='0117e'><strike id='6d988'><sup id='53af6'></sup></strike><code id='a6bd6'></code></optgroup>
                1. <b id='e1d1f'><label id='2ac73'><select id='30d4e'><dt id='528b0'><span id='71f56'></span></dt></select></label></b><u id='62878'></u>
                  <i id='7a70e'><strike id='c2781'><tt id='26e03'><pre id='ab0ae'></pre></tt></strike></i>

                      <code id='37ef5'></code><style id='0d141'></style>
                    • <acronym id='ee421'></acronym>
                      <center id='647c4'><center id='a741d'><tfoot id='b26d9'></tfoot></center><abbr id='003af'><dir id='52282'><tfoot id='6a1dd'></tfoot><noframes id='3af4a'>

                    • <optgroup id='9b1c4'><strike id='bc9c6'><sup id='f71ec'></sup></strike><code id='7ecad'></code></optgroup>
                        1. <b id='5b9fe'><label id='c7605'><select id='40048'><dt id='ba975'><span id='5c5a6'></span></dt></select></label></b><u id='24557'></u>
                          <i id='abf91'><strike id='fbf98'><tt id='5eb49'><pre id='92712'></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