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颖

欢迎来到赵丽颖 网站地图 sitemap
赵丽颖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dongguankaisu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中国必定完全统一日本祈愿风筝恐怖
赵丽颖中国必定完全统一日本祈愿风筝恐怖
2021/03/30 来源:赵丽颖
    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了屋顶上的男人。

    甚至,这教学楼自建成之后,就没有人爬上过房顶,天知道这家伙究竟是怎么上来的。

    看着月明星稀的夜空,这个留着平头的男人轻轻的叹了一声:“没想到,消失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回国,就是要抹杀掉一个同胞。”

    这件事情似乎让他有些惆怅。

    不过,很快,这个男人就露出了自嘲的神色。

    “不过,严格说来,我现在已经不是华夏人了,所谓的同胞也不复存在了。”他自言自语,“只是,这次让我带着队伍前来,是不是还有考验我的意思?”

    停顿了一下,他对着月亮冷笑道:“考验来考验去,考验了这么多年,你们不腻,我都腻了。”

    说着,他坐起身来,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盒白色的中南海香烟,就是市面上一直维持五块钱定价很多年的那种。

    这一包中南海,还是他在南方外国语大学唯一的一幢男生楼宿舍门口的小卖部买的。

    “生活在这个学校里的男生可真幸福。”他感慨了一句:“不像我们,打了那么多年的光棍,上面的规定那么严格变态,愣是连女人都没碰过。”

    他从烟盒之中抽出一根香烟,闭着眼睛,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脸上露出了陶醉且回忆的神色。

    随后,这男人将香烟叼在嘴上,手在口袋中摸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出来一个打火机来。

    “光顾着买烟了,竟然忘记买火机了。”他摇了摇头,把香烟从嘴巴上取下来,随后说道,“差点忘了,我都戒烟好多年了,总算混到这份儿上,容易么我。”

    看来,他非常的感慨。

    “那又怎样呢,虽然现在级别也不低了,但还是不能被完全信任,不就是没那个劳什子的血统么?”这个男人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是在自嘲,还是在嘲讽别人,“黄金血统,完美基因……唉,老天爷真是青睐你们这群人啊。”

    说着,他站起身来,看了看脚底的屋顶。

    他的目光似乎有着穿透力,好像能够看到教室里面有个女孩。

    “抱歉了,姑娘,你可能很优秀,但是,有些人是不能碰的。”这个男人很认真的说道,“我这些年,就吃了这方面的亏,但愿你下辈子能明白这个道理。”

    说着,他闭上了眼睛,很多往日的画面从他的脑海之中闪过。

    “这些年,值不值得啊?”他自己问自己,但是却没有人能够给出任何的答案。

    “一个美好的生命即将香消玉殒,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见的多了,好像也就没什么了。”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手指轻轻动着,那一根中南海香烟就像是会跳舞的精灵,在他的手指间上下翻飞,煞是好看。

    “貌似,该动手了呢。”他忽然一笑,笑容之中带着些许自嘲,也带着些许邪气的味道,“也许,我这样的人,死了之后是要下地狱的吧,活了这么多年,已经不知道良心是什么了。”

    “这可不像我啊,喋喋不休的废话这么多,难道说是因为回到了华夏,所以触景生情了吗?”说着,他打开了手腕上的通讯器,说道,“各就各位,请各位谨记,这里是华夏,所以,不要着急,不要引起任何的波澜,按照预先制定的计划行事。”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再强调个事情,我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任何违背命令的情况出现,而且,你们必须重点关注的是,如果警方介入了,那么各位就算身手再强,也不一定能够顺利离开华夏国境。”

    “我不仅要你们完成任务……更关键的是神不知鬼不觉!一定要记住我的话,给你们两个星期的时间,千万千万不要急功近利。”他说完之后,本想挂断通讯器,随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们按照计划行事吧,我懒得露面,如果实在做不到,就叫我一声,当然,我相信你们这群高傲的家伙是不会请求我的援助的。”

    说完之后,他直接把通讯器关掉了。

    两星期的时间……他还真是够有耐心的。

    那一根中南海香烟还在这个男人的手指间上下翻飞着,他自嘲的笑了笑:“现在真是说不清楚,我究竟是懒得露面,还是不敢露面?”

    没有人能够给他答案,恐怕他那曾被苏锐一语唤醒的弟弟也不行。

    “执法队,执法队,什么是法?”他右手握拳,轻轻的砸了砸自己的掌心:“这就是。嗯,和血统无关,和实力有关。”

    …………

    此时,还在教学楼里的人们完全不知道顶楼到底发生了什么,高瘦男人阿越走到了李翔翔的面前,将他再度从地上拎起来,盯着他,面色之中带着狠辣意味,说道:“以后离安然小姐远一点,知道吗?这次暂且先放过你了,若是再有下次,我要你的命!”

    听了这句话,李翔翔瑟瑟发抖,他控制不住的害怕,可心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那就只有神仙才知道了。

    “还不谢谢安然小姐就此放过你!”阿越冷冷说道,他单手一推,李翔翔便连续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又摔倒在地。

    “对不起,安然……”李翔翔深深看了一眼安然,然后低下头,说道。

    他这脸颊红肿的样子,可真的不太好看,安然没有看到的是,这个家伙的眼底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情绪。

    “你走吧,我们以后就当做不认识好了。”安然说道。

    其实她这句话已经是对李翔翔莫大的宽容了。

    “好。”咬了咬牙,李翔翔便离开了。

    而阿越还冷冷的喝了一声:“若是再有下次,当心你的狗命!”

    李翔翔装作没听到,低着头从十几个黑衣人的冷冷注视之下离开。

    他那惶恐而凌乱的脚步……就像一条丧家之犬。

    等到安然下了楼,看到了那一排透着肃杀之气的同款黑色轿车,不禁轻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己这是怎么了?遇到了黑社会的超级大佬了?可是这大佬凭什么要为自己来撑腰呢?

    而在轿车旁边,一个气质非常儒雅的男人正站着,他正是信义会的会长,李圣儒!

    这一年多的时间以来,一直处于南方的信义会和宁海的青龙帮结盟,双方的势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扩张,如今的信义会已经把实力触手伸向了国外,先定周边,再图东亚,信义会和青龙帮隐隐走上了争霸亚洲黑暗世界的路子。

    虽然亚洲黑暗世界和西方黑暗世界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可是这同样代表着巨大无边的利益,只要发展得当,不去触碰一些底线的话,达成百年基业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这两大帮派联手,恐怕超越曾经巅峰时期的山本组也是指日可待了!

    “安然小姐,这就是我们的老板。”阿越介绍道。

    安然看了李圣儒一眼,她的眼光还是挺毒辣的,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李圣儒的不简单,这绝对是个人上人,别看一身气质十分的儒雅,但这可能也只是表面。

    出门能够带着这么一群厉害的黑西装,那么又怎么可能是善男信女呢?

    “安然小姐,你好,我叫李圣儒。”李圣儒说道,“受人之托,前来保护你。”

    安然看了看李圣儒,眼底还是有着一些警惕:“李先生,抱歉,我不认为我需要受到什么保护,还是谢谢您的好意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虽然这李圣儒的长相气质都很能给人好感,但谁又能说得清,他到底是不是个道貌岸然之徒?

    “安然小姐,您真的有危险,这不是我所说的。”李圣儒说道,他的外貌很能带来说服力。

    “那是谁说的?”安然扬了扬眉毛。

    “是我说的。”这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苏锐的身影出现在了汽车的后面,他眨了眨眼睛:“好久不见了。”

    一看到是苏锐,安然竟本能的有种亲切的感觉。

    虽然和这男人也只是一面之缘而已,但是,如果不是他那次恶作剧,那么凯斯帝林就不会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自己的人生也不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和这个男人有关。

    “是你啊?”安然眉开眼笑。

    说不上为什么,她忽然浑身轻松。

    “上车说。”苏锐一歪头,指了指车子。

    这一次,安然毫不犹豫的就上了车,对苏锐,她可谓是毫无保留的信任,而李圣儒则是罕见的坐在了副驾之上,把后排空间留给这两个男女。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来找我呢?”安然问道。

    “唉,还不是受你那绯闻男友之托。”苏锐叹了一声,“没办法,朋友的忙,不得不帮啊。”

    “绯闻男友?你说的是凯斯帝林吗?”安然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苏锐说道。

    “好啊好啊。”坚持了这么久,似乎马上就要见到曙光,安然的眼睛里面已经放出了小星星。

    一排黑色轿车逐渐远去,一个男人从教学楼转角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正是李翔翔。

    他看着此景,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不忿的目光,这其中甚至包含了一丝怨毒的神色。

    而与此同时,那个东方男人还躺在天台上面,一言不发,并没有往楼下看一眼,好像对安然的行踪漠不关心。

    过了十几分钟,他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哎,这大学的夜生活这么美好,怎么可以不去感受一下呢?”

    说完这句话,他便缓缓地走向了浓重的夜色之中,没几步之后,他的身形便消失在了楼顶。

    8)

      <code id='354ea'></code><style id='53e5f'></style>
    • <acronym id='0f7d9'></acronym>
      <center id='dc8bc'><center id='1b7f7'><tfoot id='9ae9f'></tfoot></center><abbr id='62480'><dir id='05e7b'><tfoot id='8f515'></tfoot><noframes id='eae78'>

    • <optgroup id='e4167'><strike id='2bd8d'><sup id='be8f7'></sup></strike><code id='d8bcf'></code></optgroup>
        1. <b id='f5d74'><label id='6a1fc'><select id='d80dd'><dt id='50391'><span id='e13fe'></span></dt></select></label></b><u id='1be54'></u>
          <i id='96782'><strike id='8de3e'><tt id='985c1'><pre id='b07cd'></pre></tt></strike></i>

              <code id='f3e1c'></code><style id='5bd96'></style>
            • <acronym id='7b3c5'></acronym>
              <center id='a45d7'><center id='dfa9b'><tfoot id='90365'></tfoot></center><abbr id='51eb8'><dir id='10f4b'><tfoot id='0ea60'></tfoot><noframes id='80e82'>

            • <optgroup id='3f5ac'><strike id='5e77e'><sup id='01435'></sup></strike><code id='4f2d2'></code></optgroup>
                1. <b id='09b59'><label id='a9bb3'><select id='37bda'><dt id='5c77b'><span id='26a49'></span></dt></select></label></b><u id='27522'></u>
                  <i id='974f6'><strike id='2837a'><tt id='21675'><pre id='69333'></pre></tt></strike></i>

                      <code id='6a323'></code><style id='dac38'></style>
                    • <acronym id='06df6'></acronym>
                      <center id='7b7e4'><center id='9e5b4'><tfoot id='c8f86'></tfoot></center><abbr id='190f9'><dir id='af8ce'><tfoot id='1e208'></tfoot><noframes id='9dcc5'>

                    • <optgroup id='8f636'><strike id='779bf'><sup id='2be39'></sup></strike><code id='a3751'></code></optgroup>
                        1. <b id='6381c'><label id='19832'><select id='9a918'><dt id='aa3ae'><span id='6fc4d'></span></dt></select></label></b><u id='caa1a'></u>
                          <i id='b5e0b'><strike id='b9cfb'><tt id='d7e20'><pre id='cff90'></pre></tt></strike></i>